早期有些石頭已經把石型擺設的樣子決定了,所以石座固定的洞都已鑿好,決定了石座的高度與樣式後續的加工會省下不少的時間。

 

早期為了做雅石座撿了一些工地用剩的花旗松小木料,所以我許多的石座都是由這種木料加以變化。


把成型的石座粗胚,直接上火烤,烤到自己認為可以上桌就好。


再用粗鋼刷胡亂刷,刷到木頭又重新看到木紋就OK,松木本身木紋就大,刷起來層次感還不差。


石座上油,石頭上座,一切都還算差強人意。


石座這面烤太焦,幾個小腳都快燒完了,還好是背面不要太計較。


新店溪龜甲,中小型石14  cm*12 cm*6 cm,算是完整造型自覺也不差。


這面最上鏡,整個感覺最好。


隨手加塊小木板當底座,這樣更上相。



放些其它的裝飾整體看來更完整,這次玩玩碳化與風化的石座讓石頭木頭能有更不一樣的結合,看來算是還可行的一種玩法。

 

米娜&米娜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