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娜有要求的,為夫的就盡量做到,米娜爺最近工作較忙,但也利用夜間加減動動手,粗胚還是利用日間休假時先準備好,雖然沒有車床但是利用路達也是把粗胚搞出來,其餘的則利用萬能的雙手了。

這像不像是個僧侶在用的缽,其實用途都一樣是要來裝東西的


挖的還蠻深的,內部跟米娜討論過不細磨,保留加工時的粗糙感,可是外表略嫌單調,因為區就這塊海漂剩材,木頭雖然平凡,想法卻很精彩,只是不知做不做得到


拿了一塊紅黑紅黑的不知名的木頭,裁成4mm左右的薄片,鋸了兩個字,這兩個字是米娜他們團體的名稱


兩個字鑲在木頭上,第一次玩這樣,工具不是很順手,看來要再做些適合這種玩法的工具



拿了塊舊廢材做了個蓋子


新舊材料的結合


做這個像瓶子又像盒子的東西,是要取代右手邊早期作的圓盒子


小圓盒中裝著的是神奇的"摩尼丸"米娜說就是裝不下了才會要我做一個大的,這下這個夠大吧!


足足有有四、五倍的容量,看來要裝滿也非三年兩年了。

米娜&米娜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